女人需要點那種情色刺激

性欲是我們身體中的一根燈芯,它燃燒起來的時候,不管男女,從肉身到靈魂都恨不得像蠟燭一樣癱軟融化。
然而女人欲望與男人欲望,又像鉆石與石墨一樣,成分一致,表象和感官卻是如此不同。前一個追求晶瑩剔透,切割精良,大庭廣眾之下也不妨拿出來賞鑒賞鑒,用俗話說就是拿得上臺面;后一個則烏黑濃重,一摸一手黑,見人之前還要趕緊洗手擦凈才行。
說白了,男人的線條比女人單純簡潔。這跟他們喜歡的汽車的道理沒什麼不一樣:有速度、有挑戰,甚至可以偶爾來一次「漂移」,充滿樂趣啊!
這或者也可以解釋,為什麼男人喜歡不斷換女伴,就像不斷換車能帶來不同的駕駛樂趣,在無力換車的時候,他們就買車模,就像換不起女伴的時候就買不同A片換不同女主角一樣,感同身受,自得其樂。
如果再說得準確些,男人的欲望是肉欲,女人的欲望是情欲。而女人,則希望用紫紅的玫瑰花瓣將自己的欲望包裹起來,上面用金線繡上「以愛情的名義」,至少是「以感情的名義」,正如當年起義軍都要師出有名,女人們一定要給肉身欲望貼上個精神冠名才能心安理得地盡情享受。男人都希望自己在某些時候成為「尖刀班」班長,直截了當,直進直出,一切以爽為最高準則。因此,男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為什麼女人非要給自己的肉欲刺刀套上華麗的感情套子,搞得出入不便呢­
女人向往的情欲,有些像歐洲的文藝片,色調優雅,對象成熟又不乏野性,兩人可以說些美麗的傻話。而男人,事實上,他們永遠不會成熟,只會發胖!女人永遠希望和自己上床并且能談情說愛的,是詹姆斯·邦德;而實際情況是,對方永遠是無厘頭的蠟筆小新,跳著大象舞翩然離去。
女人高水準的情欲理想,似乎在現實中很難得到實現的可能,因此美麗才情如杜麗娘者,難免通過慢性自殺謝世。
作為一個女人,我記住了杜拉斯,是因為蕩氣回腸;我也記住了畢加索,實在是因為肆無忌憚的刺激,還有一些坦白的孩子氣。我從此明白,原來高明如畢加索的男人,向往的性也就是敞開大腿露出所有能露的部位。
然而《美國派》裡的美少女,看到《花花公子》之類肉香四溢的雜志也會情不自禁。傳統社會認為女人不會愛看A片,甚至認為她們始終沒看過。實情并非如此,一份調查中顯示60%女性在觀看情色電影時也會興奮,只是對片中女主角的表現不敢茍同。
也許,女人不得不把自己的情欲要求拔高,因為市面上直截了當的情色產品都是為男人制作的。也許某一天,日本R片中受虐的護士變成被捆綁的男性俏醫生,或者男主角會表現出一副很想取悅女主角的樣子,又或者男主角的叫床驚天動地,絕無冷場,那時的女人也許可以像男人一樣,變得百毒不侵,靈肉分離,游戲人間——好嗎­不好嗎­不管你喜不喜歡,男女內心世界的界限都將漸漸模糊——世界終究將會成為這個樣子。
「性伴侶」:只要有性的關系,而且沒有金錢的交易,那就叫性伴侶。性應該說是本能的成分多,愛是人性的成分多。」
「性解放」:在性行為上完全拋棄傳統道德觀念約束的主張和實踐。又稱性自由或性革命。20世紀前期開始於西方的一種性觀念和生活方式的變革,性自由-者反對一切性約束,主張性愛和情愛分離,性和婚姻分離,否定貞潔觀念,提倡婚前和婚外性行為,要求社會接受試婚和同居。

更多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