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性愛義務還是權利

關上燈,瑞玲整個人放鬆下來,忙碌的一天結束了,她只希望趕快睡著,進入恬靜的夢鄉,可是,身旁的丈夫,很不安分地一直在她身上游移、探索。
“今天我好累!”自從懷孕後,瑞玲對房事一點興趣都沒有,初期許是害喜的緣故,可是,現在已經5個月了,照理說應該是性愛的“黃金時期”,然而她的“性”趣卻依然故我,一點也沒有增加。
“可是,我好難過!”致遠是很體貼的丈夫,妻子懷孕前,他就很少勉強她,有時甚至自行解決,不好意思吵醒睡夢中的太太。
“我真的很難過呀!”致遠像個孩子似地耍賴,不知是真的需要,還是苦肉計:瑞玲好為難,今天她真的很想休息,可是拒絕丈夫又於心不忍。

夫妻做愛是義務還是權利?

“到底,夫妻做愛是義務還是權利?”瑞玲心中忽然浮起這個問號。夫妻雙方做愛的頻率“要求”不一致,應該怎麼辦呢?如果夫妻之間有行房的“義務”,那麼相對地就是有要求做愛的“權利”,更重要的是有“拒絕”做愛的“權利”咯?夫妻做愛不是義務。如果做愛
只是義務,那麼夫妻做愛就容易流於“例行公事”了。
某醫學院一位姓文的醫師指出,婚內性生活趨於平淡,可說是人類行為的常態。面臨這種趨勢,許多夫妻會採取某些相應行為,以增加性趣。文醫師認為,如果因“平淡化”意味著婚內性生活的不協調,則屬異常的質變;此時夫妻雙方若不能坦然面對問題,互相溝通與
調適,則平淡化的現象將可能成為婚變的警號。
“婚內性生活不協調,如果因””平淡化””所引起,則設法培養婚內生活情趣。學習推陳出新的性愛藝術,例如換一套性感睡衣,偶爾到外面過夜或者嘗試一下小別勝新婚。現代人為了””拯救””平淡的性生活,各有各的辦法。”文醫師說。
然而對於不是憂慮性生活“平淡化”,卻是受不了“高潮迭起”做愛“頻繁化”的一方,是否有拒絕的權利呢?夫妻雙方對行​​房“頻率”需求不同,實在不能歸咎與怪責配偶的不是。如果妻子有拒絕做愛的權利,相對地丈夫也有“要求”的權利。
我們常說,男人在溝通中註意一句話直接的意涵,女人則傾向於聆聽言語外的指涉;但是從戀愛的開始,我們向來有一種想法:女人說“不”,就是“要”。如果男女雙方對“要”與“不要”的爭議,當真只是認知上的誤解,那麼只要“解釋”清楚,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要是夫妻之間對“做愛”的頻率要求,實在南轅北轍,那麼難題的化解就比較費周章了。
拒絕他?實在不忍心。答應他?又委屈自己。相對於“被要求者”,其實“主動者”也有難題。
勉強她?不忍心。

不勉強?卻也委屈自己。

心理分析宗師弗洛伊德曾經喟嘆,不知道女人到底要什麼?然而不只是女人,兩性之間應該深刻地“互相”了解,我們真的必須知道,男人到底要什麼?
根據金西博士的性學調查發現,美國大約三分之一男性已婚者,五分之一女性已婚者,曾有過婚外性行為。國人在這方面的真相如何?雖然缺乏可靠數據佐證,但隨著生活水平與女性意識的提升,婚後性生活品質,的確越來越受重視。在舊社會中,性生活平淡無奇並不構
成問題,能否生育才是至關重要;但在現代社會,夫妻雙方都在意能否享受性的樂趣!
據金西博士及晚近學者的調查研究顯示,婚內性生活的自然量變曲線,呈緩步下坡型。平均每週次數從二三十歲的每週三四次,遞減到五六十歲的每週一二次。婚內性生活的質變態勢,可分為下列三項:
1.男性較主動、較早也較快享有性高潮;女性則較晚體會高潮,許多等到30多歲才有,而且此時性慾往往較丈夫強。
2.在現代社會中,隨著各種傳統禁忌的減弱,越來越多夫妻嘗試性愛姿勢與技巧的變化,例如女上男下等。
3.性生活不協調。夫妻雙方對做愛頻率的要求不一致,以及性功能障礙,這兩大問題有可能導致外遇和離婚的結局。

友情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