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和陌生人深情擁抱

我喜歡北京,但無比痛恨無比厭惡北京的公交車,他們丑陋,大聲痛苦地叫著穿行在大街小巷,發出穿破耳膜的尖叫停下。車廂里數十人擠成一團,敏感或不雅的身體部位毫無羞恥地緊貼在一起。每次坐公交車,我總希望自己是只刺猬,張開全身尖銳的刺,讓誰也不敢碰到我的身體。我不是刺猬,我是一個天天擠公交車的普通員工,在這龐大的城市里生存著,睜大雙眼尋找夢想實現的機會。9月下旬的一個星期五,我加班到9點多鐘才離開辦公室,匆匆奔向公交車站。風很涼,我抱著裸露的胳膊,不停走動讓自己暖和。肚子開始咕咕叫我想起晚飯還沒吃。車來了,等車的人蜂擁而上,我厭惡地等他們先上去。車子搖晃著開動了,笨重地向前駛去。車廂里人很多,車窗大多緊閉,里面的氣味令我窒息。車子開出不到10分鐘,我的胃痛一陣緊似一陣,冰冷從頭頂瞬間蔓延到四肢。嘈雜遠去了,不雅的氣味沒有了,周圍人的面容模糊了我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幾分鐘,還是幾秒鐘,車廂里依舊擠成結實的一團。胃痛好多了,我發現我偎在一個穿白襯衫的男人的胸膛上,我的臉燒起來。抬頭看去,那個年輕的男人兩手攥著扶手,望向窗外,專注地想著心事,好像沒有注意我的尷尬。我稍松口氣,拼力向外擠,離他有了數寸的距離,但鼻尖與他的胸膛仍近在咫尺。白襯衫做工精良,非常干凈,沒有討厭的皺痕這是最后一班公交車,在每個站點都上演著蜂擁而上,寥寥而下,然后車子大聲呻吟著向前駛去。透過車窗玻璃,我看見街燈一盞一盞地后移,溫暖著黑夜中的城市。溫暖,啊溫暖,我的淚珠撲簌簌地滾落。吱!車子猛地停下,又立即發動,車廂里的人波浪樣起伏。起伏間,臉碰到白襯衫,白襯衫濕了一小塊兒。我想道歉,他依然看著窗外,神情專注,我把話咽了回去,懷著如小偷沒被發現的僥幸,撲騰的心安定了些。車子向前駛去,前方是看不見邊際的漫漫長路,在龐大的城市的深夜里,車子渺小而卑微。我從胸腔里長吐口氣,人活著多么艱辛啊,日日辛苦勞作,領了薄薄的薪水,去供房,交水電費,買生存下去的吃喝雜物,然后再去勞作,如此循環往復,直至生命的某一個終點。單調而乏味的生活,空洞而無意義的生存,我幾乎想縱聲冷笑。那時,自己年華錦色,一雙眼睛亮晶晶的,曾無畏地閃耀在最黑的夜里。后來,失戀了,失業了;找到工作了,談戀愛了;又失業了,又失戀了,再后來,當失戀像周期性的瘟疫襲來的時候,我不顧一切地開了一家屬于自己的小公司。這個城市的天空高遠而空曠,道路上車水馬龍卻難掩心的疏遠,不抓住點兒什么,我害怕被這個世界遺忘,拋棄。抓住了公司,有了安全感,心塌實了,卻不料踏上了另一條荊棘叢生的道路,我得為公司的生存發展拼命地做,然而公司還是倒閉了,我只得重新去為別人打工。生活又回到了起點。

台灣夫妻情趣知識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