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騷女的性愛故事

性是骯臟的,上床是下流的
李華是某高校的高級講師,按理說像她這樣的高級知識分子對性的認知應該是比較有水平的,然而,事實卻剛好相反。
在李華27歲的時候,她和她最敬仰的李崇文李教授結婚了。結婚以后,他們萬事皆順,就是有一事不順,那就是他們夫妻之間的“性事”:李華不肯和丈夫李教授同床。不管哪一次,每當李教授想要的時候,李華就推卻說:“我怎么可以和你做這樣骯臟的事呢?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甚至去死!但是,絕對不可以和我最敬佩的人做那種骯臟、下流的事情!絕不會!”性怎么是下流的呢?可是,不管李教授怎么勸說,李華就是認準了一般不和他上床,確實逼得急了,她就“離家出走”。
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到拒絕后,李教授決定帶她去看心理醫生,在心理醫生的幫助下,經過大半年的時間,李華終于認識到了自己性方面的幼稚。此后,她總算開始和李教授過起了真正的“夫妻生活”。
性應該由男方主導,上床只要聽丈夫的就行了
小巧和郭強認識許多年了。
在學校的時候,他們就是好朋友兼死黨;工作之后,又是好同事。因此,至少在外人看來,他們的結合肯定是幸福而美滿的。然而,事實卻非如此。
因為出生于六十年代初的小巧是在性壓抑的環境下長大的,她的母親灌輸給她的什么“性是男人的事情”、“不要向男人說你喜歡性”、“上床只要聽丈夫的就可以了”等等,這些錯誤的性觀念已經深深地印在了羅小巧的心上。
因此,結婚兩年多,她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性欲要求,從來沒有主動過,每次過性生活都是由丈夫郭強提出,她才敢去回應他……
剛開始,她還覺得沒什么,郭強也以為妻子剛剛從少女變為女人,認為是她害羞罷了;可是,時間一長,問題就來了。首先是小巧她自己忍受不住了,整個人變得非常的壓抑,甚至還有些神經質起來;郭強呢?郭強也變了,妻子長期的不主動,讓他感覺他好像好色的動物,讓他認為自己很自私,因此,慢慢地,他就對過夫妻生活不再感“性”趣了
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一個規范,上床也一樣
32歲的阿娣是廣州某高校的副教,她在長期的科研工作中養成了一絲不茍的作風,在學校里很得領導和同事的贊賞。可惜她把這種習慣順便帶回了家里,甚至帶進了夫妻的性愛生活里。阿娣的工作要求她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一個公式一樣的規范或守則,因此,她認為上床也一樣,也應該有一套規范的公式。
阿娣想起自己早些年看到過的一篇關于夫妻性愛的文章,文中引用了n多例子說明30至50歲的夫妻最好每周過三到四次性生活。她覺得很有道理,于是趁著星期天,她就給自己訂下了這樣的一條“性生活規范守則”:每周3次,每周一、三、五各一次。
接下來的日子,阿娣開始按照這個規范守則和她的先生進行夫妻性愛。可是,時間不長,她的先生卻開始有意見了:當我想的時候,又不是你規定的日子;到你規定的日子,我又不一定有“性”致!
性愛無聲勝有聲,叫床是淫蕩的象征
小敏很喜歡自己的丈夫,當然,她的丈夫同樣也很喜歡小敏,他常常主動向小敏示愛。可是,因為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情,使他對小敏的態度發生了質的轉變。
事情是這樣的,在他每次熱烈地向妻子小敏示愛的時候,他都很想得到小敏的回應。但是,小敏每次總是以“此時無聲勝有聲”來回應他。這讓他誤以為小敏不喜歡和自己上床甚至不喜歡自己了,有時候又懷疑是不是自己不行了或者是不是自己的愛撫不成功……這樣那樣的疑念常常攪和在一起,終于讓他慢慢失去了繼續和小敏上床的興致。
時間長了,小敏才察覺丈夫的這一變化,她想丈夫是不是有外遇了,可是經過明察暗訪又不是啊,是什么原因呢?一天晚上,趁著吃飯之機,她忍不住把心里的疑念說了出來。于是,當晚他們就把各自心中的“想法”全部都擺了出來。這一來,事情明朗了。
小敏說她本來是有反應的,每次high到極點時,她不僅手想要攀、腳想要踢動,還想叫喊出聲,可是每次我都會咬牙頂住,努力不讓自己叫出聲來,因為叫床是很淫蕩的,只有色情光碟里的女主角才會那樣不知羞恥地大聲呻吟。“哪里是這樣!其實自然的叫床是很正常的生理反應,無關淫蕩與否,只要你想叫你就叫吧!”丈夫聽了,連忙這樣開導她說。于是,當晚他們就體會到了一種他們從未體會過的性愛的美妙。
能夠和自己最愛的人進行人世間最親密的情感交流和身體結合是人們幾千年修來的福分。只有那些妒忌人類這一幸福的魔鬼,才會想方設法地去破壞它。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那些貪戀欲望的修女們,其實就是魔鬼的化身。你是魔鬼的化身嗎?你想做魔鬼嗎?不想,那你就要戒毒啦

台灣夫妻情趣知識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