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找三陪 兒子無辜被感上艾滋

日前,來自桂林農村的40歲艾滋病人蔣玉向《經濟參考報》講述了她的遭遇。24歲那年,蔣玉和同縣的男子阿強結婚,婚后生下一個兒子。兒子2歲多時開始生病,伴隨發燒、淋巴腫大等癥狀。

治療三四年后,兒子的病不見好轉,期間當地醫生告訴阿強懷疑孩子得了艾滋病。2005年,阿強帶著蔣玉和六歲的兒子來到廣西壯族自治區疾控中心,一家三口抽血檢驗,全部被確診為艾滋病病毒攜帶者,兒子通過母嬰傳播感染,阿強和蔣玉在兒子出生之前就已感染。
此時阿強向蔣玉坦白,婚后不久他因在縣城打工,和妻子兩地分居,曾去洗浴中心找過“三陪女”,因此感染艾滋病。
因為害怕,阿強和蔣玉把患病的消息告訴了他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招來的是兩家人的“避而遠之”。從此蔣玉一家在縣城過著“卑微”的生活,對外保密病情,外出看病要“偷偷摸摸”。2009年冬天,蔣玉一家來到南寧,在城中村租了房子,靠打短工的微薄收入過活。近兩年來,蔣玉說她沒有一個朋友,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兒子長大成人,結婚生子。
不久后,《經濟參考報》記者在自治區疾控中心艾滋病科門診部采訪了桂林市臨桂縣的龍英。這個41歲的南寧城市清潔工獨自租住在城中村,丈夫2009年死于艾滋,16歲的女兒在老家生活。
和眾多“打工夫妻”感染艾滋病的過程一樣,龍英被丈夫傳染。龍英的丈夫早年在外打工,夫妻長期兩地分居,丈夫在外拈花惹草感染艾滋,回家又傳染給妻子。多方醫治花光積蓄后,一家人因病致貧,陷入艾滋困境。
龍英說,2003年丈夫在南寧被確診為艾滋病,她自己于2004年也被確診。為了不讓社會排斥女兒,他們兩人向身邊的所有人隱瞞病情,長期在南寧打工掙錢治病。
2009年3月,龍英丈夫去世。直到現在,他們家里人還不知情。龍英也因承受過多壓力變得日益抑郁,不愿回家面對親人,在南寧也從不和別人交往,過著出租屋里的封閉生活。

小編溫馨提醒:想要了解更多男性健康知識請關注益粒可2H2D持久液延时噴劑春藥性功能障礙男性健康頻道!想要了解成人健康知識請點擊情趣用品自慰套成人用品跳蛋情趣跳蛋情趣用品性健康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