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這么久愛,你真的知道咋做嗎?

我們幾乎每周都要和另一半做愛,我們在床上會探討如何做愛會更讓雙方更滿意,在網上也會看到很多有關性愛的知識。但是做愛這件和我們吃飯、睡覺一樣的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你真的會做嗎?一個新的議論轟炸我們的世界“你到底會做愛嗎?”引發了我們深深的思考。我們是不是這么多年做的愛都不是愛?

“什么是真正做愛?”這個問題剛剛滑落進床單的皺褶和最激烈的肉體交流中。它足以難倒我們當中最“久經沙場”的人。

  被過度曝光的性問題

關于性的信息鋪天蓋地,且相互矛盾。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談論性技巧的手冊,壓得人喘不過氣,甚至聽不到自己真正的欲望是什么。它們直接討論一些越來越細微的問題:“是否應該接受把精液射在臉上?”,“是否要做陰道整型?”——這些自稱能讓閱讀者滿意的“應該”和“必須”,描畫出的往往是一些新的標準,擾亂了我們原有的性愛觀念。
在性產業領域,所有的細節也都被描述、曝光,并在燈光的直射下以特寫鏡頭展現。人們竊竊私語:“你能看到一切,一切關于性的技巧。”
其實,“如何真正做愛”最“真正”的問題,卻是首先要有“真”。正如一些人告訴我們的,你盡可以有50歲的年紀,經歷過“一切”,卻也會突然感受到一個異樣的、從未接受或付出過的——吻。
真正的性火花是神秘的,和技巧毫無關系。
身心合一
與技巧至上論者的觀點相反,在相當長的時間里,人們一直認為“真正的性”是性和愛的統一。人類曾經從無愛的性——以繁衍后代為目的——過渡到無性的愛——那時避孕措施尚未發明。1968年以后,西方進入全方位性愛時代,開始鼓勵人們“不受約束地享受性快樂”,甚至可以不需要感情。盡管性革命的影響已經退潮,不能否認,現在的中國人卻正在迎頭趕上。
《紐約客》上的一幅漫畫,準確地為我們揭示了男女之間最傳統的區別:一對夫妻身著睡衣坐在床上。她看上去很生氣,手里舉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一句大大的口號:“無愛=無性”。他手里也舉著自己的標語:“無性=無愛”。
但我們幾乎已不能再相信這類讀物所傳遞的信息:承認能將性與愛分開的女人很多,而很多男人則說他們需要有感情后才做愛。

怎么才能找到出路呢?

敢于超越自己的局限

演變還表現在別的地方:我們正從一個僅僅基于感情之上的“浪漫”模式進入“感官”情侶模式,后者追求共同體驗激烈的感官享受。相信你也常常會聽到身邊的女友這么說:“假如遇到一個能讓我產生強烈感受的人,我會嫁給他的。”
我們因此面臨新的挑戰:讓自己真正被深深地“打動”。
真正的性愛總是富有顛覆性的。要敢于擺脫內心懼怕的羈絆,敢于和另一半即興發揮,即使我們自認為彼此早已不再新鮮。敢于創新并面對自己身體的陌生部分,比如在做愛過程中才甦醒的瘋狂勁和動物性。為那個和自己生活了很長時間的人身上所不熟悉的東西興奮,而不是去別處尋找。
這些是對自我的超越,遠比換妻或性虐待游戲所鼓吹的好處更可貴,實際上它能粉碎我們內心的防御機制,比如那些讓我們自我控制的習慣和思想:“我要是讓他這么做他會怎么想?”“如果我這么做了,他會不會感到難以接受?”要擺脫來自童年的、過去的經歷或潛意識中的自動約束行為,為自己和伴侶所創造的那種不可言說的、生動的、純粹的親密關系而感到無比驚奇。
這是一種難以用文字表現的體驗。不過法國哲學家馬扎諾分析了色情的生理機制。在她看來,這段描述是無法超越的,因為它展現了一種激烈的“性愛”,而不是一些簡單的性交場景。那對戀人,康妮和獵場看守人梅勒斯,經歷了一場豐富、野性和全身心投入的性愛。哲學家說:“當他們做愛時,每個人都把自己毫無保留地獻給了對方,每個人也重新發現了真實的自己。雙方都擺脫了自我的控制,為了肉體而不惜名聲受損,愿意面對來自社會的評判和挑戰。”
和另一個人去探索自己的全部,我們自己,離這種難以描繪的體驗有多遠?

小編溫馨提醒:想要了解更多男性健康知識請關注2H2D持久液延时噴劑春藥性功能障礙男性健康頻道!想要了解成人健康知識請點擊情趣用品自慰套成人用品跳蛋情趣跳蛋情趣用品性健康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