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的性愛初體驗

記得初三時,一個優秀的男孩對我很好,我也慢慢地喜歡他,但我不敢談這些,拒絕了。我想還要高考呢,以后再說吧。雖然如此,我一直靜靜地關注他。上大學后,他告訴我他有女朋友了。但我已經不知不覺地陷入了這場感情中。
大一暑假,在他來看我的三天里,我把初吻給了他。后來三年里,我拒絕了一切男孩子。身為天蝎座,天性里具有雙重極端性格的我在心里暗暗告訴自己:以后找個心心相映的愛人,在婚夜里,把貞操給愛人。
畢業后,我留在城市里,找了份看起來還不錯的工作。這是剛新創立的單位。試用期很辛勞,但我的成績不錯。工作后的寂寞空虛常讓我感到肩膀單薄,心情孤寂。一個偶然中,一個同進來的男同事進入了我的心靈。他是我喜歡的那類男性,也許是畫漫畫的緣故,他有一張孩子相。我很相信他。我們迅速開始了交往。他家在這個城市的另一端。在進這兒之前,他曾在另一個城市獨自闖蕩了二年。這之前沒有任何社會經歷的我并沒意識到這段經歷有什么意義。他是很辛勞的,我想我要好好愛他,想辦法幫他實現出書的目標。他常對我灌輸一些愛要放開的思想,不想結婚的觀念。他說現在男人對處不處女根本不在意。這和家人以及我一直以來的理念是相背的。我在半信半疑前接受和反駁,和他有一些小矛盾。
我們交往的第一個星期后我曾臨時到他家去玩過,他父親和妹妹在家。為了方便工作,他在單位四周租了房。進住的第一晚,他叫我過去。我去了,我渴望和愛人相擁而眠,我不喜歡一人睡覺的凄清。但我并沒打算發生性關系。他在床上提出要求,我不愿意,很緊張,他無法進入我的身體。我因此暗暗興奮,因為我還是想在婚夜時再付出貞操。我按他的教法用別的方式盡量滿足他的需求,但我無法答應口交。這讓毫無實際性經歷的我感到惡心。
半個月后,他提出分手,我沒法不答應。繁碌的工作讓我暫時忘了心里的傷痛。那時我本能有過尋死的念頭,但理智沒有讓我這樣做,我為我的父母負責,我是獨女。因為家不在這個城市,好友四散在全國各地。繁碌工作后的些微閑余時間里,我沒處可去,學會了上網,瘋狂迷上了聊天,把平日積存的心理感受一股腦兒告訴生疏人。傾訴和生疏人的安慰讓我有些微的平靜。
我那時是理智的,刻意避免網戀。我還是想對自己負責,對父母負責。分手后,我們仍是同事,仍在相見,接觸。我得裝得若無其事。我們原來的交往因為隱蔽得較好,單位里少有人知道我們真實的關系,僅以為我們是關系相當好的朋友。四個月后,我得知他和他的女助手同居了。我心里有一種瘋狂的感覺,我記得他有一次開玩笑說過,把他的女助手勾上手太沒挑戰性了。就在知道后的兩三天里,他搖著頭嘆著氣對坐在電腦前的我說:“你太保守了。”轉身前,他嘟噥著甩出一句:“老處女”。我沒動,但心里有一種天崩地裂的震動感覺。后來我想,那時坐著的我好象風化的巖石,表面或許沒有任何改變,內里實際已經有四分五裂的裂痕。
從小,學校的老師,親戚鄰居到現在單位的領導對我的評價都是單純。實際上,這只是我天生雙重極端性格中的一面,僅在日常生活中表現出的一面。
我現在仍認為我那時愛他,因為他給我的傷害讓我感覺“摧心肝”。同時,單位里有一些不知情的男同事仍對我很好。半年后,總部一個元老的獨子也成為我們的同事。他比我小三歲,和我們同部門。他第一次見我,就當面稱贊我漂亮。我很明白他的想法。后來的接觸中,他又斷斷續續地說以后要讓我實現所有的夢想,他所能接受的女朋友大他不超過三歲。他是個很有頭腦的男孩子,和與我分手的男友的關系也相當不錯。我感于他對我的好,坦白地告訴了他我和男友的一切。他很吃驚。不久在一次結伴外出辦公時,他對我說,希望我成為他的女友。我沒法接受,沒感覺。后來他和另外一個一直關系不錯的女同事談戀愛了,這個女同事大我兩歲。
不久后一次,在辦公室里,這個小我三歲的男孩子(也許是)在我位置旁邊和與我分手的男友用嘲笑的口氣說了句:“老處女”。他們也許并不是在說我,因為他們并沒有看著我。但我聽到了,我不明白為什么他們要譏笑不是非處女的女子。這讓我聯想到第一次聽到前男友用責罵的語氣說“老處女”的情形。我很難受,但我不能形于外表。
我很苦悶,我不明白是為什么。我問另外一個男同事是在不在意愛的女人不是處女。他說,假如他所愛的女孩是真心愛他,就不在意。同時,我母親和最親的表姐卻在電話里警戒我,結婚前不要和男人發生任何性關系。我很累。
在網上聊天,不少人喜歡我,因為我禮貌的同時也放開了活潑的天性。他們不知我性格中的另一面。我在網上用有分寸的玩笑釋放苦悶,忘記煩惱。但下網后還是有解釋不清的問題,沒人給我確切的回答。這些心結也嚴重影響了我的工作。我天天都可以看到前男友!但我又不能放棄掉這份工作。那時真是想死。
這時一個工作中接觸的男人表明了追我的勢頭。他做旅行行業。他不是本地人,很有能力和想法,有些小錢。但他的知識實在太少了,修養方面嚴重不足。但他心不壞。心很灰的我那時常在工作后接到他的邀請。他介紹他的表妹熟悉我。那是個很好的女孩。他們的關心使我感到一些暖和。他在任何可能的時候表現對我的關心:上街總要求幫我拎包……甚至到他表妹那兒玩的時候,睡前,他要求幫我洗腳,倒洗腳水。我心里已經感動得不得了,但我下狠心全拒絕了。我不想欠他情,因為我想我無法給他愛。有時候我也猶豫:算了,就這樣吧,我很累了。
國慶單位放假,我又接到他的邀請。他表妹的男友來漢,要我過去一起玩。那晚,他表妹和男友住酒店。深夜,我和他一起回到他和他表妹的租間。我睡他表妹的房間。睡下后,他進來了,坐在床邊央求我。我窩在被里沒有理他。他抱住我,擠進被子,說只想抱著我睡會兒。我猶豫了一下,沒有阻止。一切將要發生時,我沒有阻擋住他,我承認我一時心軟,沒抵住誘惑。剎那的疼痛感讓我清醒,我痛苦的表情讓他不敢再有所舉動。我果斷推開了他。
我威脅他若不回他自己的房間,我馬上離開。他無奈出房間后,我發現擦拭了下體的衛生紙上有一塊指甲大的殷紅的血。我很害怕。